站长力推信誉网投【5717.COM】集团直营★AG女优发牌★万人棋牌★捕鱼爆大奖★注册瓜分百万彩金
【威尼斯人集团◆上市公司】★★顶级信誉★■★每月亿元返利★■★大额无忧★■★返水3.0%无上限★


标题: [碧海修仙录][1-91完][作者:李青牛]
花醉红尘





UID 12497654
精华 0
积分 74282
帖子 28250
阅读权限
注册 2011-3-20
发表于 2023-2-15 11:18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
[碧海修仙录][1-91完][作者:李青牛]

[小说名称]:碧海修仙录
[文件大小]:944KB
[小说作者]:李青牛
[节选预览]:
踏入大门,入眼就是已经焕然一新的太极广场,大战过后,秦洛和萧晴又将剑阵重新修补了一番,如今的归一剑阵,除了秦洛之外,几乎无人能破。
  在往前走就是主殿,和外面一样,归一门的主殿此时也是被装扮成了一片红火的模样,夜里虽是殿中无人,却还是灯火通明如若白昼,二人继续向前,越过大殿,行至一幽深小径,尽头就是萧晴的住处,秦洛远远得看了一眼,发现房间内灯火摇曳,看起来萧晴也未入眠。
  和南宫慕云对视一眼,秦洛正准备进入别院,却忽然发现一道无形的禁制正笼罩在这别院周围,心神一动,秦洛微微皱眉,发现这禁制只是简单的隔绝声音罢了,这让他有些不解,看着南宫慕云一脸意味深长的笑容,秦洛更加疑惑,穿过禁制,刚刚来到别院的他却忽然呆在了原地。
  入耳是一片淫声浪语,秦洛呼吸一紧,瞬间察觉到了大牛就在此处,回想起刚刚的交谈,他不仅明白了南宫慕云那句话是什么意思,也大概猜到了为何要设下这禁制。
  二人来到门前,还未敲门,就听得萧晴的声音如蚀骨的春药一般传了出来。
  “大牛……你慢些肏……明天我就和你师兄成婚了,你若是将妾身的骚逼肏烂了,我可怎么向相公交待……啊……好深……插到子宫里了……”
  萧晴话音未落,秦洛又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也随之而来。
  “爷你可别听她的……萧姐姐这是在说反话呢……她说让爷慢些,就是让爷狠狠得肏,来,我帮爷推屁股,萧姐姐的水可真多呢,呵呵……”
  秦洛有些无奈得摇了摇头,明天即将大婚,自己的两位新娘子此刻却跪在了师弟的胯下,虽是早已习惯这样的场景,但在这特殊的日子里,秦洛还是觉得有些从未有过的心酸和兴奋。
  不仅如此,秦洛也注意到了身边的母亲似乎也被房间内的场景刺激得俏脸通红,双腿也不知不觉悄然夹紧,看到秦洛望了过来,南宫慕云的眼神里竟然有些歉意。
  “本不想告诉你的,没想到……”
  秦洛摆了摆手打断了母亲接下来的话,叹了口气道:“我看娘亲也安奈不住了吧,还不快些进去拜见你的大鸡巴亲爹。
面对秦洛调笑的一句话南宫慕云却没有生气,只是扭了扭身子吐气若兰道:“儿子越来越善解人意了,知道娘亲看到大牛就想发骚,忍不住就想撅起屁股给他肏呢……”
  吱呀一声,房门被缓缓推开,房内三人皆是一惊,不过在看清来人之时却很快恢复了过来。
  “啊……相公……你怎么来了……”
  赤身裸体的萧晴红着脸趴在床上,望着走近的秦洛气喘吁吁道:“都怨大牛,非要来和我交流修道,让相公见笑了。”
  一边迎合着大牛的抽动,一边大言不惭的说着谎话,萧晴看向秦洛的眼神满是挑逗。
  “来,告诉相公,我这师弟是怎么和你交流修道的?”秦洛也没有生气,反而走到了萧晴身前问道。
  “大牛说……说……要以己之长,攻人之短……要快如闪电……势如破竹……”秦洛的到来让萧晴更加兴奋,在自己的相公面前被人操弄,这堕落的感觉让她无法自拔,双乳被大牛揉搓的已经泛红,正随着大牛的抽动在空中晃来晃去,双手紧紧抓着床单,那一道道卷起的褶皱无声的昭示着她心中的情欲。
  “我怎么没听懂呢……”秦洛的心中也愈发火热,看着萧晴含羞带俏的动人模样,他心中那旺盛的淫妻欲又再次涌了上来。
  “还是让我来给相公解释吧。”额前带着几缕乱发的林疏影自大牛身后探出半个身子,一双挺翘的乳房紧紧得压在了大牛宽厚的背上,一边将大牛的身子往前推去,一边媚眼如丝得看着秦洛道:“姐姐说的太过深奥,她方才说的意思是大牛要用他的大鸡巴,插到你娘子那欠肏的骚逼里去,动作要快,要狠狠得肏,一定要破开你娘子的子宫,将他的精液全部射进去,给你戴一顶大大的绿帽子!”
  林疏影知道此时的言语越过粗俗,房中的几人就越是兴奋,于是便大声对着秦洛解释道,反正周围设有禁制,她也不怕被一些弟子们听了去。
  “哦,原来是这样,不过我还未大婚,还请师弟对我这未过门的娘子温柔些,你的鸡巴太大,我怕以后我这两位娘子都不让我碰了呢……”
  “什么以后,现在也不给你碰。”林疏影的一双手在大牛的胸膛之上缓缓摩擦,娇艳的双唇也已经来到了大牛的耳垂边,一边用香舌轻轻舔弄着大牛的耳垂,一边对着秦洛说道:“相公的鸡巴那么小,每次都不能尽兴呢……”
  喘着粗气的大牛哈哈大笑,之后又看向秦洛故作惊讶道:“哎呀师兄,你什么时候来的,我只是怕师兄的鸡巴太短,不能为你这两位娘子破宫,所以才深夜前来帮师兄的忙,真把我累坏了,你这两位娘子一个比一个骚,夹得我满身大汗,射了好几次了!”
  “这么说……我还得谢谢师弟你了?”秦洛不怒反笑道。
  “那倒不必,你我二人亲如兄弟,说谢谢就俗了,你也知道师弟我一天不肏女人就浑身难受,不如以后就将你的两位新娘子送给我泄火用吧。”大牛坏笑道。
  秦洛暗道你真是好大的口气,如今床榻是这两位皆是天姿榜上位于前列的绝世仙子,老子好歹也是如今的剑道第一人,将这两位神女般的娘子送到你胯下,你可真是占了天大的便宜。
  虽是这样想着,但秦洛嘴边的话却变成了:“师弟这建议不错,以后我还要请你多多帮忙才是。”
  伴随着一阵阵激昂的肉体撞击声,大牛抬眼看向了秦洛身后娇喘吁吁的南宫慕云,一股别样滋味涌上心头,大牛便对着秦洛道:“师兄这是又带着你娘亲来给师弟我送逼来了?你还真别说,我虽然肏了不少女人,可最喜欢的还是你娘亲的骚逼!”
  秦洛这才注意到南宫慕云久未上前,便回头对着她道:“娘亲,这里也没有外人,我也不会生气,你就别端着那副白云仙子的架子了。”
  南宫慕云方才一直觉得在秦洛的大婚前夜,身为母亲的她不好做得太过火,不过此刻听闻秦洛所言,心中那汹涌的春情终是再也压抑不住,往前走了几步,两腿一软,便一下跪在了大牛脚下。
  “母狗南宫慕云,见过大鸡巴亲爹。”
  前额死死贴在地上,南宫慕云的神情无比卑贱,和刚刚凉亭中那副仙子般的模样大相庭径,若是那几位新弟子看到,怕是打死也不敢相信此刻跪在地上对着大牛磕头的,正是宫主的亲生母亲,如今下界影响力最大的白云仙子。
  母亲这卑微的模样让秦洛也心酸不已,这可是在他面前一直都温柔慈爱的母亲,这般如妓女般跪在大牛脚下,联想起年幼时南宫慕云的慈母形象,秦洛心中扭曲的欲望愈发膨胀。
  “嗯,先等下。”面对南宫慕云如此姿态,大牛却只是点了点头,飞速挺动着腰肢道:“等我先把这婊子肏爽了!”
  “妾身方才已经被爷的大鸡巴肏服了,就不跟南宫前辈争了呢……”林疏影媚笑道。
  “哼!”大牛有些粗暴得拽起林疏影的秀发,将其死死压在了胯间道:“你这欠肏的婊子,最近可没少找那些新弟子,前几天我还看到你在后院,装作无意间撩起裙子,让一群新弟子视奸你的骚逼良久。”
  “啊……”发出一声动人娇吟的女人竟然不是林疏影,而是一直在被大牛那粗长的大鸡巴操弄的萧晴,或许是联想到林疏影暴露在众人面前的刺激场景,她那本就紧致的蜜径就愈发水润,甚至开始随着大牛的抽插发出阵阵痉挛,龟头处传来的挤压感让大牛愈发兴奋,尤其是臻首被按在二人交合处的林疏影已经伸出了香舌,不停舔弄着二人一片狼藉的交合处,这般美妙感觉,大牛只觉得自己身处仙境。
  “怎么?你也想勾引那些弟子们?”大牛狠狠得在萧晴的屁股上打了几巴掌道:“也好,你那些徒弟们早就想看看高高在上的门主裙下风光究竟如何,不如过几天你也试着撩起裙子,分开双腿,让那些弟子们一饱眼福!”
  大牛口中这刺激的场景让萧晴更加兴奋,想到那些平日里对自己恭敬无比的弟子们将她的私处模样一览无余,那种人前暴露的别样感觉就让萧晴很快就达到了高潮。
  “我……我不行了……相公……大牛的鸡巴……太大了……你娘子的骚逼……要被肏穿了。一股股淫水喷溅而出,将早已一片褶皱的床单沾湿了大片,浑身酥软得倒在了秦洛怀中,萧晴羞得甚至不敢抬头。
  “来,用你的骚嘴给老子洗洗鸡巴。”将鸡巴从萧晴体内抽出,大牛又将林疏影按在了胯间,随着他稍一挺动腰肢,那根尺度骇人的鸡巴就瞬间消失在了林疏影的口中。
  修长的皓颈顿时被撑起了一道清晰的龟头形状,林疏影却毫不费力,双唇紧紧裹着大牛的棒身,高挑的琼鼻几乎全部埋在了他杂乱的阴毛之间。
  大牛一边舒爽得享受着林疏影的口舌服务,一边大大咧咧的将一条腿垂在了床下,一只大脚不偏不倚得刚好踩在了南宫慕云的臻首之上,正跪在地上的南宫慕云却没有丝毫反感,反而又将腰身下沉分,让她浑圆的丰臀更加突出。大牛用脚掌感受着南宫慕云那三千青丝带来的绝妙触感,不多时又用脚抬起了南宫慕云的下巴,跪在地上多时的南宫慕云终于起身,虽是被大牛如此作践,但她的一双美目之中却满是春情。
  伸出香舌,南宫慕云十分熟练得含住了大牛的脚趾,在无比细心得舔弄之余,还不忘托起了自己的两团酥胸,好让大牛的脚跟有所依靠。
  一位娘子被大牛肏得瘫软在怀,一位娘子正卖力得含着大牛的鸡巴,而自己的母亲竟在为大牛一根根舔着脚趾,双目泛着青光的秦洛只觉得目不暇接,一条形若实体的青龙在归一门的上空一闪而逝,恰好被此时起夜的一位弟子收入眼中。
  一脸呆滞得揉了揉眼睛,这位归一门的弟子心有余悸道:“乖乖,这飞仙桥的青龙怎么跑这来了,难道是我眼花了?”舒爽得撒了泡尿,这位弟子无意间看到了萧晴的别院处传来的灯光,若有所思得摸了摸下巴,起身返回住处的他喃喃道:“明天门主大婚,怕是这会已经开始梳妆打扮了吧。”
  若是脸上的那朵朵桃花算是梳妆打扮的话,这位弟子倒想得没错,此时他心里那位不容亵渎的门主正享受着高潮的余韵,躺在秦洛的怀中,萧晴赤裸的娇躯仍不时传来阵阵悸动。
  春情无限的床榻之间,来到床下的大牛已经开始了第二轮冲锋,握着南宫慕云的纤腰,他甚至没有褪去她的衣物,反正南宫慕云从未穿过亵裤,这一个习惯也连带着影响了萧晴和林疏影,如今这两位仙子也开始学着南宫慕云,只穿着一套贴身衣物就在门中走来走去,这也是刚刚萧晴为何反应那般剧烈的原因,初次尝试着露出的她终于体验到了其中滋味。
  在这强者为尊的世界,南宫慕云三女的一举一动无意间影响了世人,不仅仅是门内一些姿色过人的女弟子,下界中的各大宗门,甚至包括天姿榜上的数位绝世仙子,都已经习惯了不穿内衣,男修士是对这样的改变自然是拍手叫好,恨不得让天香坊再推出些暴露的衣物,好能一饱眼福。
  一次又一次的尽根没入,龟头处那熟悉的感觉让大牛无比享受,最让他感到惊喜的是,这些下界中的强者或许是体质过人,三位女子虽然被他肏弄了不知多少次,但她们的私处却仍然是紧致有加,唯一有变化的,就是萧晴和林疏影的酥胸与翘臀在历经了性爱的滋润之后,已隐隐愈加壮观,虽还未过门,但二人身上那股勾人的新妇风情已满得快要滴出水来。虽然南宫慕云的衣物并未褪去,但她的一双豪乳却早已被大牛扒了出来,白花花的一片软肉晃得秦洛眼花缭乱,大牛一边享受着南宫慕云的全力侍奉,一边不忘了对着秦洛道:“哈哈,肏你娘的贱逼,这话对别人说是骂人,对师兄说却是实话实说呢!”
  秦洛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,心中无奈之余也多了份酸爽,正准备开口,大牛却对着床上的一脸期待的林疏影招了招手道:“来,让你相公看看你刚学的绝活!”
  秦洛本有些纳闷,却见大牛将南宫慕云换了个方向,二人侧对着秦洛,一脸羞红的林疏影先是看了一眼秦洛,之后才有些心虚得来到床下,在秦洛不解的眼神之中,林疏影跪在了大牛身后,将一张俏脸缓缓埋入了大牛的股间。难道
秦洛心里一紧,看着林疏影伸出香舌,竟对着大牛的屁眼舔了过去,她竟然学了毒龙!
  “嗯……不错……进步真快……再深些……对对……”大牛一双眼睛眯了起来,被双女前后夹击,他瞥向秦洛的目光中是掩饰不住的耀武扬威。
  三人这奇特的姿势让秦洛呼吸急促,他没想到林疏影竟被大牛调教的这般下贱,最让他感到心酸的则是怀中的在他试探着看向萧晴的时候,他的这位青梅竹马竟悄悄低下了头。
  唉,看来她也试过了。秦洛又摇了摇头。
  似乎是被三人这淫靡的姿势打动,萧晴竟缓缓离开了秦洛的怀抱,不顾蜜穴已微微外翻,一脸春情的萧晴竟分开双腿跨坐在了正跪在地上的南宫慕云腰间,将大牛的头埋入胸前,萧晴感受着嫣红的乳头被大牛吸吮的感觉不禁又开始娇吟起来。
  看着生命中最重要的三个女人如此尽心竭力得服侍着大牛,秦洛只觉得心里在一片苦涩之余也更加扭曲起来。
  “对,就是这样,狠狠得肏我娘亲的骚逼,喜欢当着我的面发骚,就让我师弟好好教训你,大牛,别光亲我娘子的奶子,也尝尝她的小嘴,我都没怎么亲过,你可要替我多多亲上几次。”
  “哈哈,放心吧师兄,你娘亲早就是我的母狗了,你看看她这大屁股摇的,生怕我不肯肏她,每天都换着借口让我去她房间,对了师兄,你可曾听闻一个东西叫做丝袜,天香坊新出的东西,你娘亲穿着黑丝求我肏她骚逼的时候美极了。听闻二人当着面议论自己,南宫慕云脸上的红晕更甚,一边晃着屁股一次次撞向大牛的鸡巴,一边娇吟道:“儿子可真是孝顺呢,知道娘亲喜欢大鸡巴,就带着娘亲找大牛来了,你是不是就想看着娘亲像母狗一样趴在地上,掰着骚逼求大牛肏的下贱模样?”
  “这不是父亲走得早,儿子我就让大牛来替他尽尽责任嘛。”
  “还好意思说,前几日大牛这坏小子,竟一边操着你娘亲的骚逼,一边把人抱到了你父亲的墓碑前,说是让他看看你娘亲满足的模样,好让他安心呢!”
  “什么?!大牛真的……”秦洛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  “当然是真的,也不知怎么的,娘亲那天只觉得舒服死了,骚逼里喷出的淫水,都溅到了你父亲的墓碑上呢……”
  想象着二人的大胆行径,秦洛只觉得头皮发麻,浑身发热,想到自己仙子般的母亲被大牛双腿大开的抱在父亲目前,晃动着双乳被大牛肏得白眼横飞的淫贱模样,秦洛只觉得一团无名之火瞬间燃烧了起来。
  大牛也被母子二人的对话刺激的兴奋无比,双手探到了萧晴大腿之下,紧紧抱住了南宫慕云的柳腰,飞速挺动的腰肢快的甚至出现了道道残影,一股股透明的淫液顺着二人的交合处不断飞溅,将头死死埋在萧晴的酥胸之间,大牛一边呼吸着那幽深沟壑之中的醉人香气,一边享受着林疏影的香舌在他的屁眼里调皮的钻动,浑身发力至巅峰,双膝跪地的南宫慕云很快就支撑不住,被那一浪高过一浪的汹涌浪潮狠狠得推向了最高点。老子射烂你的贱逼!”大牛的声音在萧晴的酥胸包裹之下有些沉闷,将整根鸡巴狠狠的塞到了南宫慕云的最深处,压抑许久的精液终于开始喷薄而出。
  不知过了多久,大牛才终于站起了身子,萧晴几乎瞬间就将他从南宫慕云体内拔出的鸡巴含入了口中,细心的为他清理起来。
  在秦洛艳羡的目光之中,享受完毕的大牛将三位女人揽入怀中,看着秦洛坏笑道:“我今天过来可是真的有要事安排。”
  “什么?”秦洛更加疑惑。
  “相公……”萧晴和林疏影异口同声道:“明天大婚,我们给你准备了一个惊喜呢!”
  “什么惊喜?”秦洛还是有些意外的问题说了就不是惊喜啦。”林疏影站起身来,将秦洛推到了门前道:“还不快些回去换衣服,天都快亮了,别忘了正事。”



附件: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
顶部


当前时区 GMT+8, 现在时间是 2024-4-19 11:39
Powered by Discuz! Comsenz Inc.
清除 Cookies - 联系我们 - Maya・Board - Archiver - WAP